中潜股份谜之操作:卖掉子公司后还为其供给无息告贷

中潜股份谜之操作:卖掉子公司后还为其供给无息告贷
5月18日下午,中潜股份(300526.SZ)发布布告称,中潜股份与邓鑫、中潜运动5月15日签定《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拟将全资子公司中潜运动100%股权转让给邓鑫,经两边友爱洽谈确认转让价格为人民币5850万元。中潜股份表明,潜水运动为服务行业大众集合性运营场所,系公司本次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事务版块之一。潜水运动自2020年元月新年放假以来至四月底均未复工运营,期间销售收入为零,但人员薪酬、场所租金以及其他本钱性支出未能相应下降,致使该公司一季度已亏本1140.16万元人民币。4月30日,中潜运动开端复工试运营,截止5月17日,复工运营期间客流量和事务收入大幅下滑,估计第二季度将持续大幅亏本。考虑到疫情对其后期的运营影响仍存在较大的不确认性,为了缓解公司现金流的压力,一起止损,公司及时调整产业结构出售该财物。但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中潜运动2019年的净利润1394.74万元,而依据中潜股份2019年年报,归母净利润2766.63万元。如此着急地卖掉一个上一年奉献近一半净利润的子公司,2020年又靠什么来盈余,详细有何规划?5月18日下午,记者就此致电中潜股份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明,“这个暂时答复不了。”不得不提的是,一方面,布告称“买卖对方邓鑫与中潜股份及前十名股东之间在产权、事务、财物、债务债务、人员等方面不存在相关联系”;另一方面,现金流承压的中潜股份又为买卖对方供给1000多万元的无息告贷。依据布告,“到本协议签定之日起,中潜运动敷衍甲方告贷总额为1115.97万元。乙方许诺,乙方将敦促中潜运动于本协议签定之日起六个月内无息归还上述金钱,乙方对上述金钱的归还及甲方完成债务的悉数或有费用承当连带保证职责。"一名资深业内人士表明,“上市公司董事会出于怎样的考虑,全票通过了这样的方案,让人难以了解。”记者就此采访中潜股份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其表明,“出售后存在一个过渡期,这些告贷可以保持它的正常运营”。这一回应明显短缺说服力。在资本运作方面,中潜股份别的让人难以了解的“谜之操作”早已不是第一次。财联社在2019年7月25日《1元收买空壳公司中潜股份称为拓宽成绩增长点》,以及2019年9月27日《中潜股份再买空壳“妖股”、“赌王”合体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报导中,均对该公司收买“空壳”财物表明不解,而深交所日前下发的2019年报问询函,也关注到中潜股份与子公司之间的来往。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中潜股份曾在4月3日创下过219.48元/股高价,这一价格经是其年头股价的4倍有余。在监管的聚光灯下一系列问题逐步暴露,自4月7日开端,中潜股份股价开端断崖式跌落。到5月18日收盘,其股价为100.83元/股,较前期高点已腰斩。